時光小說

第452章 全文完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♂nbsp;   溫南嗤笑了一聲:“在國外也不忘關注國內的娛樂新聞?”

    “嘖。”電話那頭的人咂了咂嘴,“我就是順手刷到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說著,那頭的人的言語中都染上了八卦的興致,“我說,大哥,最近我看到你的新聞不少啊,現在都有人說人家懷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祁瑤這個女明星我聽過,說起來也算我旗下的藝人呢,你該不會真做了什么拔屌無情的事吧?”

    溫南:“……”

    電話那頭繼續喋喋不休著:“我前兩天才看到你帶人家出席酒會,轉頭人家去就醫院了,你該不會是想公開?”

    溫南忍無可忍了:“她腳扭了,我順路送她。”

    “喔——”那頭人的似懂非懂的應了聲,“你公司跟慶瑞也不在一個方向啊,還是說我走了幾年,你把公司都給搬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溫南被他說得頭都有些疼,抬手捏了捏眉心,沉聲警告:“好好說話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邊的人聲音一沉,那邊沉默了兩秒,輕咳一聲,說到底還是怕溫南的,只是不死心的又問了一遍,“你真的跟人家沒關系?現在出的通稿可都說人家懷孕了!”

    溫南被他給氣笑了:“你覺得,我會娶一個戲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房間里等到背后的藥水干涸了之后才整理了衣衫起身的千煙,剛把臥室的門打開了一個縫,就聽到了男人淡漠的話語。

    輕笑中仿佛有一絲戲謔,再輕的話語都好像化成了無數根針,扎到了她心臟最柔軟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點疼。

    雖然什么都清楚,但是親耳聽到的時候她始終還是有些難受。

    千煙可以圖溫南的顏,可以圖他的錢他的權,甚至是能癡迷那個肉體,卻不能要他的心,他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千煙也從來都沒敢說,對他有些動心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這樣的感情可以在無數的心理暗示中淡下去,卻沒想到淡下去之前,心臟還是像被什么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樣。

    房間里的姑娘手僵硬在了把手上,始終還是沒有拉開那扇門,本來有些干燥的唇舌這時候卻感知不到了,俏生生的小臉上多了一分落寞。

    千煙深呼吸了一口氣,就算是一個人的空間,都很好的把情緒掩藏了起來,輕手輕腳的重新把門給關上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溫南絲毫沒有察覺到臥室門口的動靜,而是眺望著遠處。

    云城的夜里像是一幅畫,遠處的霓虹燈不斷的閃耀著,風也有些微涼,把他的聲音都淡化了。

    “找到她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電話那頭的人聲音很輕,卻依舊帶著幾分失落,頓了幾秒后才故作輕松道,“連個見過她的人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世界太大了,消失在人海之后就很難把人再找回來了。

    溫南的眼簾垂了下來,單手抄袋站在窗口,身形挺拔,面容卻又是一次失望的無奈。

    掛斷了電話后,溫南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徑直走過去打開了千煙臥室的門,沒有踏進去,而是站在門口打了個招呼,“我走了。”  溫南開門的時候,千煙正靠在椅子上吃著小零食。

    溪樂古鎮除了晚上陰森點,好吃的東西還挺多的,所以她回來的時候也帶了點小糕點回來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還覺得口干舌燥的,卻在坐下來之后吃起了更干燥的東西,而她也沒覺得絲毫不妥。

    看向溫南的時候,千煙已經換上了笑容,下意識的舔了舔唇。

    小巧粉嫩的舌尖微微探出來,像是描繪了一遍自己的唇形,臉上的笑容也是恰到好處。

    還真跟個妖精差不多。

    溫南目光灼灼的看著她,絲毫不避諱的把視線落在了那粉嫩的唇上。

    千煙素顏時候的樣子沒有太多風情萬種的誘惑,卻多了一些撩人心弦的感覺。

    等溫南回過神的時候,這人已經走到他面前了。

    千煙摟著他的腰,仰頭在他的唇上吻了吻,“好,今天麻煩溫總啦。”

    聲音軟軟的,別樣的誘人。

    溫南垂眸看了她一眼,直接扣住了她的腰,重新吻了下去,唇齒間殘留著的那種甘甜的味道,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索取的更多。

    扣在她腰間的手逐漸用力,千煙沒有躲避,反而迎上去更加主動的帶著他纏綿。

    大約是心里那股矯情勁上來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跟自己過不去。

    在千煙所有的認知和體會中,真的能讓她覺得溫南是屬于自己的,大概就只有這樣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夜里的曖昧一觸即發,溫南卻氣息不勻的松開了她。

    懷里的女人無力的靠在他身上,渾身嬌軟的像是沒有骨頭一樣,在他微微松開的時候,那雙眼眸里帶著一些水波,媚眼如絲的望著他,說不出來的誘惑。

    溫南喉結滑動了一下,抬起手遮住她的眼睛,順勢還按了按她的頭,聲音沙啞,“別亂來。”

    千煙的睫毛顫了顫,眼底閃過一抹失落。

    “背上的傷不想好了?”溫南捕捉到了她眼里的情緒,彎著唇角戲謔道:“等你好了,慢慢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說的好像她很欲求不滿一樣!

    千煙選擇性的無視了他最后那句話,瞬間戲精上身滿血復活,笑盈盈的看著他,“溫總不說我都忘了我身負重傷了。”

    重傷?

    溫南睨了她一眼,理都不想理這個人。

    連自己身上有傷都能忘了,要不是他還有點理智的話,今晚上不好受的人可是她。

    看著男人微沉的臉色,千煙依舊笑著,順勢還吻了吻他的下巴,滿是討好,“畢竟是溫總親自上的藥,藥效都比別人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戲精。”

    溫南淡淡的給了她一個總結。

    千煙扁了扁嘴,悻悻的松開了他。

    “傷口好了跟我說。”溫南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時間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千煙把他送到了門口,順便幫這人整理了一下領口,才趴在門框上惡心吧啦的給了他一個飛吻,“溫先生晚安,么么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溫南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,“傷養好,我有空了聯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滴~”

    千煙目送了這人離開后,才關上門進臥室躺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后來的半個多月,溫南沒再跟千煙聯系,網上那些關于他和祁瑤的話題也銷聲匿跡了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天津十一选五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