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小說

第1459章 不是想嗎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蕭肅聽了這話,能聽得出來她是在關心自己,唇角泛起了一點小小的弧度,輕聲道:“公司的事情比較多,夜少現在又專心家庭沒時間,我只能多忙一點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

    江小白不屑地哼了一句:“再怎么專心家庭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公司吧?老婆奴,要是公司不管好,哪天公司沒了,他拿什么養老婆呀?”

    聽言,蕭肅的表情嚴肅了些許,大概他是真的非常相信夜少的實力,所以這個時候會替他講話。

    “我們夜少的能力不可能會讓公司沒有的,就算是全世界的所有人都打理不好公司,夜少也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聽你這說話的語氣,你對你們夜少好像很崇拜的樣子?”

    “夜少是真的很厲害,不是我崇拜他。”

    好吧,江小白聽著他夸另一個人,居然還有點吃醋是怎么回事?不過也幸好他夸的是男人,他要是當著自己的面前夸一個女人,她非得把他的傷口都戳破不可。

    替他的后背上了好藥,江小白伸手拍拍蕭肅的手臂:“背上的擦好了,翻個面。”

    聽到后面那三個字,蕭肅手上的動作一頓,嘴角都跟著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這話聽著自己好像一片在油鍋里的牛排,煎得差不多了,就翻面了。

    他帶著這樣的想法,緩緩地撐起手臂,然后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因為背上弄了藥,所以不適合再躺著了,蕭肅起身的時候,沒有注意到小白坐得那么近,所以直接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江小白手里還拿著藥呢,正準備等他坐起來替他重新擦傷口,誰知道他居然撞了過來,一下子沒有預料到,坐在床沿邊的她便朝著床下跌去,眼看著就要頭著地。

    一雙長臂摟住了她的腰,將她拉了回去,于是江小白就連人帶藥瓶跌進了蕭肅的懷里。

    然后江小白聽到了他的一聲輕哼,大概是被她撞到傷口了,于是她趕緊退開來替他檢查。

    “沒事吧?我是不是撞到你傷口了?”

    江小白手著急地在他身上摸來摸去,全然沒有意識到這個舉止有多危險,雖然蕭肅平時比較木,但他也是個正常的男人,而且正處于血氣方剛的年紀。

    兩人從醉酒那次過后,就再也沒有過親密的舉動。

    對于男人來講,不開葷還好,但一旦有了開始,在某些特定的時候就會忍不住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比如早起的時候,比如現在。

    江小白毫無危機意識,手還按在他的身上,然后認真地盯著他身前的傷口,“是不是很痛啊?要不要先冷敷一下?這個傷都這么久了,怎么還沒有好啊?”

    蕭肅見她眼底滿滿的都是心疼之色,好像這傷是長在她身上似的,這一點認知讓蕭肅的內心觸動。

    他喉結上下滾動,聲色嘶啞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才多久,想全部長好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愈合,你把我當神仙?”

    聽言,江小白手上的動作一頓,然后抬起頭瞪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時候抖什么機靈啊?傷成這樣了還不好好呆在家里休養,天天出去上你的什么鬼班,你是有女朋友的人好嗎?你家夜少懂得在家里陪老婆,你怎么沒學學他,在家里多陪女朋友?”

    她說話的時候,小嘴一張一合的,粉麗的顏色和白皙的膚色相映,讓蕭肅幾乎移不開目光。

    片刻,蕭肅才移開目光,眸底的深沉又濃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我下了班不是就回來了么?還給你帶了禮物。”

    聽言,江小白嘟起唇瞪著他:“你該不會以為,你談了個只需要禮物就能打發的女朋友吧?陪伴也是很重要的,陪伴是任何東西都替代不了,因為今天過去之后,以后就不會再有了。就算你以后有時間陪我,但那也不是今天,意義都不一樣的!”

    她振振有詞,說著一些蕭肅完全不能理解的話,他只知道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緩緩地朝她湊過去。

    直到薄唇觸碰到她的鼻尖,江小白還在喋喋不休的嘴才終于停了下來,然后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,緊張得睫毛都顫著,“說,說話就說話,你干嘛突然湊過來?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蕭肅的腦袋便歪了一下,然后薄唇輕輕地碰了一下她的。

    江小白呆住。

    然后蕭肅退開一點,目光緊緊地鎖住她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話,今天是不是會變得更有意義一些?”

    江小白眨眨眼睛,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讓你多陪陪我,沒有讓你,唔。”

    蕭肅本來就沒有退遠,她一說話,他又再度湊上來親了一下,然后退開看江小白的反應。

    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,便再一次吻了上來,這一次他不再是輕啄,起初只是輕輕地貼著沒有其他動靜,后來就開始試探地吮著她的唇珠,大手捧著她的臉頰,好像在親什么寶物一樣的動作,格外輕柔又特別地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江小白感覺自己的心被一根羽毛撓過,緊接著又好像有電流沿著心臟朝四肢奔走而去,她忍不住輕輕嚶了一聲。

    這一聲似乎讓蕭肅受了鼓舞,不再只是輕輕地吻著她,而是撬開了她的貝齒,攻入自己的氣息。

    江小白手里還拿著打開的藥瓶子,這會兒被他捧著臉親吻,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,只能僵著手在空中。

    之后,蕭肅對這樣的進展似乎還是不滿足,手開始沿著她的臉頰滑到了耳邊,再由耳邊滑到了后腦勺,然后把她按進了他懷里,江小白手腳發軟,只能半抱著他的腰,仰頭和他親吻。

    大概是自從上次之后,兩人對彼此的渴,望,所以接下來的事情誰都沒有直接說,也沒有人拒絕。蕭肅替她衣服扣子的時候,她就去解蕭肅的皮帶,這樣的舉動反而讓蕭肅耳朵紅了起來,于是她又沒忍住,直接摟著他的脖子湊上前咬了他的耳朵一下。

    蕭肅薄唇幾乎抿成一條直線,額頭的青筋跳動著,將她拉下來,看著她想說什么又沒說。

    江小白眨眨眼睛,一雙眼眸輕輕上挑,“想說什么呀?我建議你還是說了,不是想嗎?”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天津十一选五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