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小說

第二千八百二十三章 迷霧重重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金豐一旁將前段時間搜集和發現的信息一股腦地都擺了出來,又彈開數道光幕,很快,那些怪異飛船又重現出來…

    “天皇,前段時間普吉星附近也出現了一支怪異飛船,它們打劫了一個小種族之后就離開了,沒有再來過!”金豐說道。

    “咦?!”

    振威與光煥對視一眼,均是奇叫一聲!

    “你是說…它們打劫了一個小種族就走了?”振威驚訝道。

    “是!不過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后來微臣派人去查看了那個小星體,發現損毀的只是一片荒蕪之地,上面的種族和生命都沒事!”金豐說道。

    振威與光煥又對視了一眼,指著一道信息問道:“就是這份信息上所顯示的損毀樣子嗎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金豐應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此事還真是頗為怪異…”振威嘆道。

    “卻是為何?”金豐奇道。

    光煥一旁將自己這支艦隊路上遇到的情形說了一遍,讓金豐聽得目瞪口呆!

    想不到天皇和光煥路上也遇到了這樣的怪異飛船,而且行動過程也極為相似,只不過怪異飛船在尼平星上造成的損毀,比起普吉星附近這個小星體來要嚴重一些罷了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“天皇,現在看來,怪異飛船有多支,包括您也發現還有一支曾與康田族人相遇,其毒霧造成了部分康田族飛船外殼的損傷,但無論它們如何行動,都沒有造成人員的傷亡,光憑這一點,就可以看出它們極有可能是有統一行動規范的!”光煥分析道。

    振威點點頭,說道:“不錯!它們外形相同,大小不同而已,行動起來的樣子也極為相似,連行動效果都差不多,可以說它們此舉似乎蘊有深意,因為它們不大可能做一些毫無意義之事…”

    光煥贊道:“是的!一開始我還認為它們可能是在演練,后來又認為它們是在示威挑釁,但現在看來,事情絕對不是如此簡單,因為它們對康田族也做了同樣的事情!它們這樣做,難道只是為了證明它們的存在?比如液態金屬飛船?還是暗血獸演化過來的飛船?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”振威和金豐均是一怔,陷入沉思…

    金豐沉吟道:“如果這些是冶石族的液態金屬飛船,那么他們做此事似乎沒有任何的道理,因為如果他們有了這樣的大殺器,肯定會小心地保護這個秘密,以便在關鍵時刻拿出來使用,如果象這些怪異飛船一樣到處招搖過星,這個秘密很快就會泄露,對他們今后的作戰是極為不利的!”

    “正是,依朕看,我們基本上可以排除這個可能性,也就是說這些怪異飛船并非冶石族的什么液態金屬飛船,因為如果是的話,我們的內應會更直接地將這個信息給傳遞過來,而不是千辛萬苦地盜取這塊小小的液態金屬,還要利用銳鋒傳遞上來…”振威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象天皇所說,這些怪異飛船不是液態金屬飛船,那么就極有可能象藥師所言,是由暗血獸演化過來的?”光煥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可能性正變得很大!朕相信液態金屬飛船絕對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就打造出來,而且還有這么多艘!特別是在看到這塊液態金屬之后,朕更加確定了這一點!象這樣的寶貝,沒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研究試煉,沒有驚才滟滟的一批天才來打造,是不可能煉制出來的,更何況還要煉制這么多出來!要知道,冶石族提出研究液態金屬計劃的時間只是在不久之前,而在此之前,他們對液態金屬也是一片空白,哪怕有儒智和奧波那樣的天才,也不可能在短短時間之內就取得如此突破性地進展…所以,朕傾向于相信這些飛船就是某種暗血獸,而且是象藥師所說的那種暗血蟲族!”振威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暗血蟲族?!”金豐震驚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!藥師已經發現它們使用的都是新鮮的體液和體霧,只有這樣其毒性才最強,如果不是最強的,則很難達到這樣的破壞效果。冶石族哪怕在液態金屬研究方面有很大進展,也不可能在毒液和毒霧方面有如此高超的利用手段!”振威斬釘截鐵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天皇說的是!不過…”金豐沉思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微臣與暗血獸爭斗過許多回,以暗血獸的性情和習慣,它們很難有這樣規律地表現,而且多次行動后竟然連一個生命都沒有傷害過,這樣的風格很難確定它們真的是暗血獸,要知道,暗血獸對我們種族生命無比憎恨,它們認為是我們將它們給壓制和屠戮,使得它們難以生存和發展,不得不處于一個掙扎求生的境地當中,如果有機會,它們肯定會反撲,會殺戳…”金豐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你說的也很對…”振威微微一怔,仔細一想,感覺金豐所言也很有道理!

    沒錯,暗血獸打劫怎么可能沒有殺生?!

    憑借這一點幾乎就可以斷定它們不是暗血獸,但是,種種跡象又表明,它們應該就是暗血獸,必須是暗血獸,否則此事就會陷入徹底迷茫之中…

    三人經過一番討論,仍然無法得出定論,最后,振威決定去尋找那名冶石族的內應,以他的修為境界,他當然有自信不會被人發現…

    趁著現在海良還在流風小空間的機會,振威很快出動,沒過多久就來到了普吉星的太空港上,找到了冶石族艦隊的停靠處。

    他試著打出自己與內應早就定好的聯絡信號,但是,等了好一陣都沒有人出來和他接觸,這讓他有些心中起疑…

    “難道那個內應被人發現了?!”他心中一頓。

    如果是因為偷取了液態金屬而被人發現而殺掉,那么此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,因為液態金屬的發現絕對是一大功勞,但振威心中當然不愿意相信這一點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干脆瞅準機會直接進入冶石族飛船之中仔細尋找…

    過了一會,他就回到了金豐母艦上那個小空間里…

    光煥一見精神一振,連忙問道:“天皇!情況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奇怪,我們的內應并沒有在飛船上,而且朕還搜了不少人的魂,發現他們最近也沒有抓什么人,懲處什么人,一切都很平穩,說明這支冶石族艦隊上并沒有我們的內應在,而且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艦上之人的記憶里沒有關于液態金屬的信息,也就是說,這些信息在冶石族中依然是屬于絕密狀態,知道的人極少極少…”振威思索道。

    光煥和金豐聽得一陣愕然,對這個情況感到迷惑不解…

    按說,假如之前那幾支怪異飛船艦隊是冶石族液態金屬艦隊的話,那就證明液態金屬飛船在冶石族已經是在大規模打造之中,知道的人應該不少才對,但現在這些人連液態金屬都不知道,又談何飛船呢?

    還有,內應不在,其他人也沒有關于液態金屬的記憶,那么銳鋒這塊液態金屬又是從何人手上得到的?

    此事似乎疑點不斷,迷霧重重…

    振威續道:“朕仔細查看了他們的飛船,看起來都還是很久以前打造的,用的材料和打造工藝都是冶石族一向以來的特點無疑,其中沒有一點用到了液態金屬!雖然這些飛船僅僅是他們的外交使節飛船,但也能反映出冶石族在飛船打造方面并沒有很明顯地突破!另外…”

    “另外什么?”光煥急問。

    “冶石族中發生暗血獸災是千真萬確之事!現在,他們的多支艦隊都在與境內的暗血獸進行著大戰,目前來看,暗血獸災已經被他們漸漸撲滅!”振威說道。

    光煥長舒一口氣,說道:“天皇此次的調查太重要了!如此一來,我們可以暫時不用擔心冶石族的威脅!因為他們現在仍處于內戰之中,也不可能打造出液態金屬艦隊…”

    “不錯,但這塊液態金屬又出自什么人之手?”振威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冶石族人在普吉星也有流動?也許此人將液態金屬交給銳鋒之后,就離開了太空港,與其他冶石族人一起在普吉星觀棋呢?”光煥猜測著。

    金豐一旁說道:“我們一直都在監控冶石族人的行動,如果有什么人進出的話,手下一定會有匯報!”

    “那快去查查!”振威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天皇!”金豐應了一聲,匆匆而出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他帶回來的信息是,自從銳鋒離開到現在,冶石族的艦隊留守之人根本就沒有一個離開過太空港,而去到普吉星玩樂之人也一個都沒有回來過…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難道此人刻意隱形行動不成?”光煥驚訝道。

    金豐點點頭,說道:“這個可能性也不是沒有,因為當時銳鋒也是只聞聲,不見人,得到這塊金屬之后馬上就離開了。只是此人既然已經打入對方陣營之中,那應該沒有必要刻意隱形…”

    “不對!此事極有可能另有玄機…”振威忽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!”金豐和光煥一怔。

    “艦上地位高一點的都出去了,留下的均是普通將士,我們的人不可能在上面…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天津十一选五规则